• <blockquote id="cygw8"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cygw8"></samp>
    <blockquote id="cygw8"><object id="cygw8"></object></blockquote><blockquote id="cygw8"><object id="cygw8"></object></blockquote>
  • 主題: 漢中農村即將消失的老物件——拌桶

    • 詩冰
    樓主回復
    • 閱讀:468
    • 回復:0
    • 發表于:2021/10/23 10:17:08
    1. 樓主
    2. 倒序看帖
    3. 只看該作者
    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漢中社區。

    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    中秋前夕,堂哥打電話說,谷子熟了,讓我回老家轉轉,順便打點新大米帶回去嘗嘗新。哦,谷子熟了?我眼前一亮,連忙問他:“是不是還用拌桶打谷子?”堂哥哈哈一笑,說:拌桶的時代早過時了,現在都是收割機,收稻子的任務也不需要自己動手,早就包出去啦!

    在老家,打谷子是一年之中最忙的時候,也是最累的時候,但也是最快樂的時候。這里我說的打谷子就是在秋天收割水稻,當然不僅僅是收割,還要晾曬、篩選、裝倉,然后還要整理稻草和田地為來年耕種做好準備。

    打谷子伴隨我成長,是我一生重要的記憶也是老家人最幸福的時候。如今,即使生長在農村,許多農事都已經模糊,但打谷子的印象記憶猶新。

    那時,自田地包產到戶以來,誰家都有大片大片的田,而集體早已空殼了,僅憑一家人是不好弄回家的,于是延續了多年的傳統習慣,大家互換勞力幫忙打,省時、省事、省錢、省力。

    登錄查看大圖
    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    這樣看,打谷子不難只是要找人幫忙,而且是不付錢的只是要一天的伙食和一份人情。到打谷子這個時候,找周圍團轉的人來幫忙,幫忙的人來后先每人散一支煙,外加一包整煙,晚上吃飯時再添一包,這也是老家一直流行的模式,不新又不俗的規矩,一切準備就緒,背的背背簍,扛的扛拌桶,拿的拿鐮刀,下田去了。

    男主人也忙了起來,拿幾個茶缸提兩瓶開水,走時還記得揣兩包煙,有幾個直接到了田頭了,還沒有找煙呢。而女主人則正在屋里更辛苦,天不亮就起來,洗菜,煮肉,早飯可以很簡單,而午飯和晚上絕不能馬虎的。

    十二點時要煮一鍋甜酒送去,一來休息一來肚子先墊墊底,兩點多才能吃午飯。田里緊張異常熱鬧異常,大家平時各忙各各的,難得有機會在一起,女人先在前面割谷子,割的時候,右手拿鐮,左手虎口向下攏起一把稻子,唰唰唰,鐮刀從左往右用力一劃,一排沉甸甸的稻子便倒下了。

    割上三四窩,聚在一起成一大把,尾端向拌桶平放田里。男人按照女人割谷子留下的空地支好拌桶,拌桶露出一邊,其余三方用一張三米寬的竹篾席插入拌桶圍起來,蹦跳起的谷粒碰在篾席上就可落回拌桶。

    登錄查看大圖
    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    打谷子得四人,須精壯勞力,兩人一組,各用雙手握住一把稻谷,在露出的拌桶邊沿上,用力摔打一下,并迅速在邊沿處翻滾至竹篾席邊兩次,使這把稻谷內部翻至外面。

    這時另一人握的稻谷就打下來了,就在打下的這一剎那,翻轉好的稻谷握在手里又舉過頭頂,重復三次上面的動作。

    因此,發出“嘭叭叭,嘭叭叭……”的聲音。接下來握住的稻草不再翻轉,兩人一人一下在拌桶邊沿各打四下,就發出“嘭、嘭、嘭 、嘭……”的聲音。稻谷經過這一過程,就全部從秸桿上脫離下來了,稻草樹立靠在拌桶拉手上。

    第二組兩人又上來了,四次過后,抽出一束稻草,把這些稻草上端捆起來,立在拌桶兩邊,剩下兩人再把拌桶向前拉幾步。

    登錄查看大圖
    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    一會兒功夫,拌桶里就有了不少稻谷。有一背谷子時停下來出桶,男人停了下來,主人再次散煙,一片煙霧繚繞,那些男女之間的葷素笑話也從那被煙熏得黑黑的口里出來了,粗魯而又善意,而話題也并不固定,有時也會轉到農業稅,今年收成、哪家的娃在外頭帶回媳婦,哪個女人攆去打胎了,只要談到男女的話題,就顯得無比的輕松和悠閑。

    只有大口大口的喝水時;大把大把的擦汗時,才體會到“誰知盤中餐,粒粒皆辛苦!钡钠D辛。

    自我參加工作后,父親和兄弟也搬遷到集鎮,老家的田地再也沒耕種,堂哥覺得荒蕪了可惜,選擇水源方便的稻田種了一些,每年稻谷收了后,先打出新大米,給我家送上一小口袋讓我們嘗一嘗。

    做出的新米蒸飯那個清香味久久難忘,喝著略帶灰白色的米湯,微甜、清香,浸人心脾,勝過所有飲品。只有種稻谷的農家人才能享受到這舌尖上的美味。

    登錄查看大圖
    登錄/注冊后可查看大圖

    現在,全自動的、半自動的、腳踏的稻谷脫粒機的普及,拌桶——這一使用了數千年的農具,它已經離我遠去,這是農耕文明進步,懷念它,也是寄托一種情感,更難忘的是它那“嘭叭叭,嘭叭叭……”的天籟之音。



      
    二維碼

   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   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    加入簽名
    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    禁止的爱:善良的小峓子在钱
  • <blockquote id="cygw8"></blockquote>
    <samp id="cygw8"></samp>
    <blockquote id="cygw8"><object id="cygw8"></object></blockquote><blockquote id="cygw8"><object id="cygw8"></object></blockquote>